一個脫離了高級趣味的窮拍照師傅。
生於民國八十年,心之所向素履以往。

WeChat:sonnar | Weibo:@蘇一品-純色生存

清贫·坚守·挣扎(上)

告白:对不起,三月成都拍摄的川剧作品来晚了。

。。。

半年前去成都,我给自己安排了两个拍摄任务:一是茶馆,二是川剧。这无非是天府之国最具特色的两张“名片”。

关于川剧,虽然宽窄巷子、锦里、蜀风雅韵等这些旅游景点或梨园随处可见,但这类被旅游“包装”过的川剧终究缺乏那种原汁原味,偶然的机会,让我得知了“火把”川剧团“百家班”。

川剧是四川人用自己的幽默风趣,用自己厚重的文化形成的文化平台。在国营川剧团纷纷解体之后,民间剧团应运而生,但这些草根班底能游走于乡村,寻找最廉价的场子,为退休职工演出。如此举步维艰的经营,令不少民间剧团因此而倒闭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老年观众又将不断减少,川剧的未来更是堪忧。 一种曾经伴随祖辈的几十年人生风雨的艺术,离我们渐行渐远。

“百家班”的演出地点屡经变迁,从网上找到了演出地点,就赶公交前往,因站名一字之差下错了站,多次问路后终达目的地。见一破旧的大院门口立剧团水牌便顺路而去,在陈旧的居民大院内又曲折穿行约有百米之距,在一角落方见一幢不大的两层旧楼,剧场即设于二楼之上。

进入剧场一眼望去几乎座无虚席,虽然离开演还有约摸半个小时。与门口卖票的阿婆说明来意,得到拍摄允许后寻找到第二排正中的位置就席。

离开场还有一些时间,便前去与剧团演职人员沟通一番,方知民营剧团生存实为艰辛:正常情况每日演出一场,每人每次出场费在25元上下,一个月工资仅有700多元。演出中,观众可现场将红包送至台边,以表对喜爱的演员首肯与敬意,如同粉丝献花现送现收。场地租金每月3000多元。总收入扣除剧团正常开销,每位演职员工月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。

开演了,我时刻不敢离开取景器,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精彩的瞬间。

他们具有相当高的专业水平,演出间的一招一式、唱腔台词、身段表情,无不认真投入。看他们演出也许一晃而过,但当用相机把每个瞬间定格下来,就会发现每次举手投足,每一个眼神都那么真切传神,那么打动观众心扉,那么令人惊叹与感动!从定格的照片上,都证实着扮角色的那一时刻,他们都已经不是自我,进入角色而不能自拔。.

这是一群甘居清贫热爱艺术,为传承民族文化艺术愧宝而坚守献身的人。


《清贫·坚守·挣扎(下)》:http://suyipin.lofter.com/post/1247e8_965bec


(感谢成都老摄影家爱新觉罗·华熔老师提供帮助!华老是努尔哈赤第十三世后人,专注川剧题材拍摄六年有余。本组作品与华老川剧作品集同名命名。)

拍摄地点:成都崔家店陈家花园

使用器材:SONY DSLR-A900 + Vario-Sonnar T*16-35mm F2.8 ZA +70-200mm F2.8 G

新浪微博:@苏一品-纯色生存 http://weibo.com/suyipin

热度(60)
  1. 未命名蘇一品 转载了此图片
© 蘇一品 | Powered by LOFTER
回到顶部 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