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脫離了高級趣味的窮拍照師傅。
生於民國八十年,心之所向素履以往。

WeChat:sonnar | Weibo:@蘇一品-純色生存

西街,南棘(完整版)

前言:本组作品持续拍摄半年,于2013年3月至9月。

。。。

每座城市都有其特色的民居,但不是每座城市都能形成风格趋同的民居文化。如同北京有以“胡同文化”聚居的四合院落,上海有“海派文化”形成的石库门建筑,南京也有其“秦淮风韵”特色的老城南聚落。

南京是一座有故事的城市,在这里你可以感受到他的厚重和沧桑,“老城南”是南京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张名片,其还是该从明朝说起。600年前朱元璋定都南京,把45平方千米的老城分为3部分:西北军营、东部皇宫、南部居住,因此老城南部以夫子庙为核心,东西至城墙,以中华门为轴线展开,是南京居民最密集的地区,延续至今。

严格意义上讲,西街地区已在中华门外,也不属于“老城南”的范畴,但说它是南京的南大门毫不为过。这里生活着很多地道的南京人,有的人家世代居住于此,几百年的家族史都留在了这里。可能这里的容貌已经与时代脱节,但这里还残留着最简单最纯朴的生活方式。

遗憾的是,因为城市的发展,西街终将退出历史舞台,也许只会在历史中留下街名,终究没有挽留的价值。

城南西街,南京难棘。岁月静好,影像唯存。

 

拍摄地点:南京中华门外西街

使用器材:SONY DSLR-A900 + Vario-Sonnar T*16-35mm F2.8 ZA

新浪微博:@苏一品-纯色生存 http://weibo.com/suyipin



巷子里的时光,最后的时光,因为这里即将不复存在。。


大思古巷、小思古巷、悦来巷、东河沿、西河沿。。。也许这些街名将不复存在。在这里居住了一辈子的老人,在所剩为数不多的时日里默默坚守。






瓮堂,悦来巷2号,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。西街地区最有价值的文物古迹。

在南京所有老澡堂子里,瓮堂的名气无疑是最大的。和南京城墙一样,明初朱元璋时期建设,见证南京城600年风雨的瓮堂,即将走到历史的终点,结束自己的历史使命。



西街最后的养鸟户。。



西街,最后的菜市场。。



此房已征收,面朝废墟,再也回不去的家,这是怎样一种心情?


告别过去,“搬迁”何尝不是一种告别式?


一把尺子量到底,公开,公平,公正!


“拍吧!再不拍以后就都没有了!”的确,这也许是他们最后一次与曾经生活了一辈子的家园合影了。


童侧望,叟渐远;背对背,影相随。


安土重迁是中国人的传统观念,不过有时候逃避终究不是办法。。


老南京人对养鸟有特别的热衷,昔日本该“晒鸟”欢聚时掼蛋、象棋的场景,如今已人去座空。。



西街最后的幼儿园。
放学,孩子们的脸上却没有笑容。。


每次去都能看到这个小女孩,以不同的“姿态”呈现给我。



每一次拆迁,总是忙坏了收旧货的人。可是他们脸上,为什么依旧没有洋溢笑容呢?


小市民与匆匆过客。。



生活是戏剧的,现实是荒诞的。。


那些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,终究被遗弃在无人问津的角落,虽然他们曾经辉煌一时。。

《西街,南棘》,仅为记忆,打捞正在湮灭的历史。
历史永远跑不过时代的步伐,人类在不断创造文明的行进中,也在不断遗忘历史。

热度(144)
© 蘇一品 | Powered by LOFTER
回到顶部 ∧